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記者昨日下午攝於東湖新技術開發區花山小學附近
  圖為:孩子們擠在狹小的車廂里
  圖為:放學後涌向停在路邊的黑校車
  (記者滿達 實習生李怡然)“20多個孩子擠在一輛麵包車裡,萬一發生意外怎麼辦?”昨日,家住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的李先生反映,每天早上和下午,有近10輛黑麵包車聚集花山小學,接送小學生,存在安全隱患。
  李先生是一名學生家長,每天早上7點多,他送孩子上學時,總是看到一輛輛麵包車駛到學校門口,孩子們挨個從麵包車裡鑽出來,朝教室跑去。到了下午3點半左右,麵包車又在學校門口的空地聚集,等著放學的孩子們乘車回家。“原本8座的麵包車,居然能塞20多個孩子。”李先生說,每看到這些,他就很擔心。
  昨日下午3時許,記者來到位於花山老街上的花山小學。在接送學生的通道外,已停了七八輛麵包車。下午3點半,該校學前班的孩子放學,一些沒有家長來接的孩子分別朝各輛麵包車走去。20多分鐘後,該校一年級的學生也放學了。很快,各輛麵包車被擠得滿滿噹噹。
  記者數了一下,有的麵包車坐了10多個學生,有的竟然塞了20多個。一輛牌照為鄂AMB119的麵包車上,20個孩子擠在一起,連車尾的空隙,都放了一條長板凳,坐了3名5歲左右的孩子。麵包車司機稱,自己負責接送聯豐村的學生,一個學生每月交150元車費。“我這不算多,你看那一輛。”該司機稱。順著他手指的方向,記者來到一輛牌照為鄂A70761的麵包車旁,孩子們正在車廂外排隊上車,車廂最後一共塞了25個孩子。司機稱,他負責接送山湖村一帶的學生。
  記者跟隨這輛麵包車朝山湖村行駛。到了紅光村,一個小女孩下了車,跑到馬路邊的麻將室,其母親正在看人打麻將。這位母親稱,因為正好有麵包車經過家門口,便每個月交100元給司機,對方負責接送小孩上學放學。“大家都這麼坐。”該母親稱,“不過,如果有正規校車更好。”
  記者又來到山湖村。一名姓吳的爹爹介紹,就他所知,該村一共有3輛麵包車接送孩子,開麵包車的都是村裡的熟人。“我的孫子讀一年級,也坐這個車。”吳爹爹說。
  記者隨後來到花山小學,該校一名鄂姓副校長介紹,從2007年開始,花山街各個村的小學逐漸取消,該校幾乎承擔了整個花山街的小學教育工作,而孩子們乘坐黑面的上學的問題也隨之而來。
  目前,分散在山湖、後山等村的100多個學生,因為家離學校較遠,主要靠搭乘黑面的上學。學校意識到其中存在安全隱患,向上級部門反映過,並多次告誡家長,為了孩子的安全,低年級學生的家長最好親自接送孩子。但很多家長為了省事,還是將孩子交給黑面的。“現在整個花山正在拆遷,接下來三年內山湖、後山等村的村民可能會陸續搬進花城家園還建小區。”鄂副校長稱,學校也將於明年搬到該小區,到時候乘坐黑面的上學的孩子會越來越少。
  編後
  黑校車泛濫導致的安全悲劇,在一些地方曾頻繁上演,給家庭和社會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創傷。2007年,教育部、國家安監總局曾專門發文,要求各地採取一切措施制止黑校車泛濫,確保中小學生的安全。遺憾的是,直到現在,黑校車問題在一些角落依然存在。
  筆者認為,要從根本上治理黑校車,首先,相關部門要確保義務教育學校的辦學經費,把校車費用納入教育經費預算。其次,要加強安全教育與安全執法檢查的持續性。對社會任何不規範問題的治理,如果只是刮一陣風,一旦有需求,它必定會死灰復燃。
  不能等到出了事才想亡羊補牢。孩子的事,一齣事往往就是大事;很多時候,再彌補都於事無補。
  (原標題:圖文:花山百餘小學生坐黑車上下學)
創作者介紹

DODGE

mt47mtkg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